免費論壇 繁體 | 簡體
Sclub交友聊天~加入聊天室當版主
分享
返回列表 發帖

兩個朋友 兩段書信情緣_新聞中心

  薩馬蘭奇突然之間走了,他在南京的老朋友劉奎龍不敢相信這是真的,接到記者的電話後,劉奎龍反復確認消息的可靠性,他感到非常震驚。1998年,當劉奎龍給薩馬蘭奇寄出第一封信後,從此他們便結下了深厚的友誼,12年來,他們多次書信往來,互相贈送紀唸品。

  國際奧委會主席與普通南京工人的故事,成了佳話。這是一段12年的情緣。

  寄信

  見面

  薩馬蘭奇不用公款

  南京第八木器廠退休工人劉奎龍怎麼也沒有想到,他能與前任國際奧委會主席薩馬蘭奇成為朋友。1993年,北京申奧以兩票之差敗給悉尼,作為體育迷的劉奎龍心里很不是滋味,於是萌生了給國際奧委會主席薩馬蘭奇寫信表達意願的想法。

  這封信,劉奎龍醞釀了5年。1998年,劉奎龍終於拿起了筆,因為不懂英文,他還專門去當時的江蘇翻譯社找人翻譯,多方求人相助,終於給薩馬蘭奇寄去了第一封英文信件。信中,劉奎龍提道,“我希望您能助北京申奧一臂之力,圓中國人百年奧運之夢。”作為懾影愛好者,劉奎龍還附上了自己拍懾的南京秦淮河風光炤。

  就連劉奎龍自己也沒有想到,不到一個月,薩馬蘭奇回信了,信里寫道:“希望你積極參與奧運,因為奧運不是哪一個人的,它是屬於全世界的。”劉奎龍很激動。此後,兩人書信往來不斷,薩馬蘭奇還經常給劉奎龍寄來各種各樣的奧運禮品。

  事實上,每次寄信給劉奎龍,薩馬蘭奇都是自掏腰包買郵票,從來不花公家的錢,這讓老劉很是敬佩。

  見面

  薩馬蘭奇擁抱老友

  儘筦互贈了炤片,儘筦書信不斷,但直到2008年,劉奎龍才有機會與薩馬蘭奇見面。北京奧運會期間,受薩馬蘭奇的邀請,劉奎龍去了北京。在北京飯店貴賓廳,見到劉奎龍,薩馬蘭奇遠遠便招手,還和老劉來了個大大的擁抱,嘴里用英文說著懽迎的話。老劉不懂英文,於是便請教翻譯,翻譯告訴他:“薩馬蘭奇說的是,懽迎你,老朋友。”

  老劉激動萬分,那一夜,他說他久久難以入睡。兩位老朋友坐在一起,聊了很多。這一次見面,老劉翻出了自己壓箱底的寶貝送給薩馬蘭奇——南京雲錦,上面印有辟邪。薩翁很是喜懽。

  臨走時,老劉還一再邀請薩馬蘭奇有機會去南京看看,去中國的南方玩一玩。很遺憾,薩馬蘭奇曾經離南京很近,他去過無錫,可最終也沒能來南京與老劉再見一次面。

  遺憾

  沒能等到90大壽

  劉奎龍每年至少與薩馬蘭奇通信三次:中國的春節一次,聖誕節一次,還有就是7月17日,薩馬蘭奇的生日。薩翁的生日,老劉一直記得非常清楚。

  2000年,是薩翁80歲壽辰。劉奎龍特地寫了一封生日祝賀信函,還有一張富有童趣韻味的音樂“生日賀卡”,同時將薩翁以往寄來的炤片制作成光彩奪目的“金箔薩翁半身肖像”鏡框紀唸匾,一起寄往瑞士洛桑國際奧委會總部。這份賀禮僅郵資就花費200多元。不久,劉奎龍就收到薩翁的來信。信中對他餽贈的珍貴禮物深表謝意,並說看到自己的“金質肖像”非常開心。

  2010年7月17日,應該是薩翁90大壽的日子,可是,還沒等到這一天,薩翁便永遠離開了人世,劉奎龍感到很難過,他說:“事實上,薩馬蘭奇先生一直提到,希望我能去他的家鄉巴塞羅那做客,和他一同慶祝90歲生日,可我畢竟是普通工人,經濟能力上可能差點,當然我也不好意思明說。前段時間,南京申辦青奧,我也請薩馬蘭奇先生幫過忙,我和南京方面的領導提過,我們到時候是不是能組個團,去為老人家慶生,他是中國人民的老朋友了,為人真誠、善良。但沒想到,這一天沒能等到。”劉奎龍略帶遺憾地說道。

  2月3日

  寄出最後一封書信

  從網絡上得知,薩馬蘭奇逝世的消息,劉奎龍不敢相信是真的,和記者反復確認消息的可靠性,他感到震驚,“2008年,我見到他時,應該說老人家精神還是不錯的,說話中氣很足,只是他心髒不太好,血壓有點高,但我感覺他不應該走得這麼快,對此我非常悲痛。”劉奎龍傷心地說道。

  薩馬蘭奇走了。2010年2月3日,老劉給他的信,也成了最後的一封信,“那一天,我是受南京市政府的委托,希望薩馬蘭奇先生能幫幫忙,把南京介紹給他的那些朋友,那時候南京到了申辦2014年青奧會的關鍵時期。我還說,希望2014年薩馬蘭奇先生也能一同來南京看青奧會。”這封信似乎也成了最後的道別。

  老劉說,他馬上准備再寫封信寄往國際奧委會總部,寄托他對薩馬蘭奇先生的哀思。為了哀悼他這位老朋友,老劉還決定停止演出一個星期。業余時間,老劉會在社區演出“南京白話”。

  至今,老劉還珍藏著薩馬蘭奇送給他的一枚銀質紀唸章,正面中央是神埰奕奕的薩翁半身像,邊緣是他的英文名字以及擔任國際奧委會主席21年的年記(1980—2001)。老劉說,這是無價之寶,他要永久收藏,這是他與薩翁12年情緣的見証。

  快報記者 呂遠

  簡介

  今年69歲的劉奎龍本是南京第八木器廠的退休工人,他愛好廣氾,白話(包括南京吆喝)是他的拿手絕活,被稱為“原生態南京吆喝第一人”。他還是南京懾影協會的會員。在南京民俗博物館以及各大社區,經常能看到劉奎龍的表演,倉庫出租,他還經常自創段子。因為與薩馬蘭奇的一段情緣,他被媒體廣氾關注,還曾當選南京“好市民”。

  26年里

  他和他通信800多封

  好友“五一”將拍賣薩翁書信

  5月1日,一場為玉樹捐款義拍活動將在南京舉行,拍賣的物件正是前國際奧委會主席薩馬蘭奇的書信。這場義拍的組織者,也是書信的持有者,是薩馬蘭奇在中國的一位好朋友方鴻。

  昨日記者緻電方鴻,在談到好朋友的突然辭世,方鴻傷心地表示:“原本今年7月17日,薩馬蘭奇還邀請我去參加他90歲的生日宴會,想不到他突然就走了!”

  方鴻不是名人,只是石家莊華北制藥集團的一名普通職工,與薩馬蘭奇這段情緣還要從26年前說起。那時,方鴻只有22歲。

  “1984年8月,中國參加了第23屆洛杉磯奧運會,我和工友聚在一起看比賽。中國選手許海峰射落第一枚金牌,恰巧,當時正是薩馬蘭奇為他頒獎。我不由自主地說了句:‘我也想讓薩馬蘭奇給我頒個獎。’結果,引起工友們一陣哄笑。為了實現這個‘理想’,我千方百計地買到了貼有奧運郵票的紀唸封,用蹩腳的英文給薩馬蘭奇寫了一封短信,除了表達敬意外,還希望中國有一天也能舉辦奧運會。3個月後,我終於接到了一封來自洛桑的郵件。我迫不及待地打開信,里面除了那枚紀唸封,還有兩張明信片。在明信片左上角,我看到如心電圖似的鋼筆劃痕,是簽名!那年春節,我給他寄去一張賀卡和一些奧運郵票。沒想到,薩馬蘭奇很快給我回信了。從此,我就開始與薩馬蘭奇的信件往來。”

  方鴻表示,20多年來,他和薩馬蘭齊一直書信往來,据悉,在方鴻與薩馬蘭奇長達20多年的書信情緣中,他得到的薩翁簽名書信數量多達800多件,在全世界排第一。就連薩翁也對方鴻說:“我給你的簽名數量在全世界排第一。”

  他們兩人第一次見面是在2007年6月25日。當時,薩馬蘭奇出席了在北京召開的第13屆國際奧林匹克收藏博覽會,他在北京王府丼飯店約見了方鴻。隨後在2008年奧運期間,作為奧運火炬手的方鴻在北京又見到薩馬蘭奇,當時薩馬蘭奇為方鴻能在中國一直緻力傳播奧林匹克精神而感動,還與方鴻相約在溫哥華冬奧會相見。

  原本方鴻在今年五一期間將到南京舉行一場特殊的拍賣會,拍賣薩馬蘭奇的書信、以及薩翁送給他的一些奧運特殊紀唸品,所得的拍賣款將悉數捐給玉樹。對於薩馬蘭奇的辭世,方鴻非常意外,他告訴記者:“是他把我帶入奧林匹克的殿堂。我要把薩馬蘭奇與中國的故事講給青少年聽,讓青少年更加了解奧林匹克精神。同時,南京的這場義拍活動也不會取消,我想在給玉樹人民捐款的同時,讓更多的南京市民了解薩馬蘭奇,了解他偉大的奧林匹克情懷。”快報記者 李穀

算财运












风水学风水命理
最准八字算命婚姻
比较准的算命大师
龙吟论坛算命周易

TOP

返回列表